艾滋病女儿,安详地随风而逝

http://www.jk135.com

首页

首页 > 艾滋病检测时间> 正文

艾滋病女儿,安详地随风而逝

发布时间:2016-03-03 21:49:41 来源:互联网 作者:留名人关注

tyjkj.jpg

惊闻恶讯1988年10月13日早上7点。墨尔本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我为女儿卡罗琳娜的健康彻夜未眠,丈夫福兰克握住了我的手,

终于说出了真相:“亲爱的,我得把这件事告诉你;但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必须答应不许惊慌,你对谁也不许说。卡罗琳娜,

她患了艾滋病。今天早上她被允许到美田医院就诊。”

卡罗琳娜才27岁,就成了一个晚期的艾滋病人!我像被雷击一般蜷成一团,低低地呜咽着,心如刀绞。我一遍又一遍地念

叨:”噢,上帝!卡罗琳娜,那不是我的卡罗琳娜,这不可能是真的。”

我神情恍惚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奔到卡罗琳娜的房间。可怜的女儿在被窝里用手捂着脸抽泣着,显得是那样的无助和恐惧。上

帝啊!我必须镇静下来,鼓起勇气安慰她。

hkm.jpg

我试图移开她的手,她却像一只可怜的小猫惊慌地躲到了靠墙的床角。我的安慰无济于事,我只好含着泪默默地为她打点住

院用的用品,其中包括她童年时就一直喜欢的灰色玩具熊。

我和福兰克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面如死灰的卡罗琳娜扶上汽车带到了美田医院,住进了隔离病区的7号病房。从病房的小阳台

上,可以俯瞰到花园里的孔雀正在宽敞的草坪上啄食。卡罗琳娜请求我们不要告诉任何人她患艾滋病的事,包括她的哥哥和姐

姐:只说她是患了结核病,她不愿因患艾滋病而让家人傲受耻辱。我们头晕目眩地驱车回家。当在餐桌边坐下来时,我因害怕

和担心而大哭起来,我一点都不想吃饭。我一想到我终有一天要失去我的孩子卡罗琳娜,我就痛苦得浑身颇抖。然而,卡罗琳娜

毕竟还是我活生生的女儿,她在这个世界更需要阳光般的爱和呵护。我怎能把她一个人扔在医院里任她被黑暗死神淹没呢?

我开始习惯了每天去看卡罗琳娜。我向她许诺说她是不会死的,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她死的。然而,她仍然感到十分沮丧。

有一天,她在莫兰圣心医院做cr扫描时,听到一个护士对别人说“小心这个人.她有艾滋病”,她伤心欲绝。我紧紧地楼了她

好几个小时,像她还是婴儿一样摇晃着她,轻轻地对她哼唱着动听的摇篮曲,直到她静静安睡在我的怀中。

过了一段时问,卡罗琳娜告诉了我她是怎样被感染上艾滋病毒的。她在1982年和一个双性年轻恋人有过性关系。当时她不

知道他是双性恋人,但在1987年的圣诞晚会上,她听到人们议论他是一个艾滋病毒的携带者,她才知道自己染上了致命的病

毒,我说他真该死,她说他已经死了。

在美田医院呆了两周之后,卡罗琳娜能够吃少量的软食了。她想回家,于是我们让她出了院。在家里,我从一本旧烹调书上

学习怎样做出精美可口的食物,让她品尝个够。11月4日,卡罗琳娜的体温突然剧升,我又带她到美田医院去看门诊。

那是一次可怕的经历:在一个小房问里坐着十几个处于不同阶段的艾滋病人,他们都薄出骨硬如柴的、布满紫斑的胳膊在褚液,

有些人破相的脸显得挣狞可怕。我和卡罗琳娜因!惊而吓得不敢开口说话。好容易看完病出来后,卡罗琳娜哀求我说以后别再带她来医院了。

我也感到让卡节琳娜暂时远离一下这样恐怖的场合,也许会让她觉得更好受些。她享受着爱的阳光1988年11月30日,在准备好足够的布

丁后,我们带着卡罗琳娜驱车来到了伦教桥海港边的小别墅。我们一家在那里曾连续25年度过了每一个甜蜜的海滩之夏。卡罗

琳娜曾十分迷恋海滩上的欢乐生活。可是,当福兰克将卡罗琳娜背到海边时,已无力行走的她再也不能在银色的海滩上欢跑逐浪

了。

圣诞节来临时,家里的人送给了卡罗琳娜许多礼物。她尤其喜欢姐姐克丽斯汀送给她的一把漂亮的白藤条摇椅。因为上面带

有软垫和彩色枕头,她可以穿着睡衣和福兰克送给她的粉红色便鞋,在温暖的海风中惬意地摇来摇去除了定时返城去医院检查治疗外,

她喜欢呆在海边的家里生活,并开始雄出了好转的迹象。她兴高采烈地去游泳、划船,沿着她最喜欢的海滩散步到伦教桥。她可爱的

小脸又绽放出了迷人的徽笑,眼晴重新变得清澈如水,她穿昔斜纹棉布短裤的那两条优美的大腿又晒成了闪闪发亮的红褐色:她上身穿着雪白的条纹

衬衣,足以掩饰妹的胸部和上甘的搜削。她还买了一管棕色染发荆将她几乎变成灰色的头发染出了一头光彩照人的舰发。卡罗琳

娜现在和我们呆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二她大部分时间都很快乐。但是当黑夜的幕风雨猛打在门窗上时,她仍会感觉到特别的

孤独,她多么想过一种健康的生活啊!

1992年3月8日,是我们的第三个女儿玛齐结婚的日子。在去教堂举行婚礼之前,卡罗琳娜和另外两个姐姐一起为玛齐化

妆、整理婚纱,突然她停止了与我们的说笑,我肴到她的眼睛中抑制不住地涌出了泪水。我知道她是触景生情,因为她自己永远

也成不了新娘了,她也永远成不了一个母亲了。在一个小杯香槟酒的帮助下,卡罗琳娜又快乐起来了。我们也帮她化了一个深亮

的淡妆,扶若她和玛齐一起步入了充满欢乐和赞美的教堂。卡罗琳娜很清楚她自己终将很快死去。有一天,她问我是否

愿和她两个人去海边。我知道她一定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我毫不迟疑地答应了。星期五下午我们驱车赶到了那里。我们像以前

一样在海滩上点着一堆火快乐地聊天、野餐,吃她最喜欢吃的牡娇,还有鱼和色拉。那晚,卡罗琳娜在轻柔的海浪声中睡得很

香。

第二天,卡罗琳娜到中午才起床,我们一起用了三明治和橘汁,随后一路溜达着向伦教桥走去.海鸥在半空围着我们欢叫飞

舞。

当我们坐在桥墩上眺望大海时,卡罗琳娜把头转向我,优豫了一下,竟突然开口说:“妈妈,你是否愿意在我死后安排我火

化,然后就从桥这儿把我的骨灰撒进大海里。”我的内心一颇。我望着她,抱住她瘦弱的小小的肩膀,便咽地笑着说:“傻孩子,

我当然会为你安排的。”

随后,我问她我是否可以“保留”一点她的骨灰作为正式的埋葬时,卡罗琳娜强作欢笑,说:“只要我的坟墓能在索伦多

公墓面对着大海就行了。”我看着她微笑的脸.彼此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沿着海滩向回走时,我感受到一种无言的悲伤慢慢地

漫过我的内心,我的女儿真会被死神带走吗?安详地随风而逝了那天晚饭后,卡罗琳娜钻进被窝挨着我

睡下,摩毕着我的后背,低声要我对我们之间的事守口如瓶。我答应信守这个诺言。

jlklrt.jpg

1993年5月初,卡罗琳娜的病情开始急剧恶化。她又住进了医院。但当她一觉身体有所好转,便又吵着要回家。医生破例

允许她这样做。她挣扎若上剧院看乐队演出,或者和朋友们到餐馆去,她点菜,自己却一口也没有吃过。

她不再关心药物对她的疗效。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医院里,她的枕头下面、口袋里和床底下,到处都发现有未吃的药片。有时

我会发现她嘴里含若药片.随后当没有人看见时她就从嘴里吐出来。

我感觉卡罗琳娜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她需要为这最后一次单程旅行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我知道我是惟一能帮她做这件事的

人,我要和她分担迟早会来的死亡的恐惧浏5月10日下午,我来到美田医院时,看见卡罗琳娜正舒服地坐在门厅的椅子上晒着太阳,

我坐在了她对面:我随身带来了芳香油和毛巾.这样我可以在说话时按摩她的脚和腿。当我开始按攀时,卡罗琳娜告诉我说有一个

病友昨天死了。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孩子,你对你可能的死期有过什么想法?”她说:“我想过,但我不希望谈论这件事。”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久久凝视着我,大大的眼晴里充满忱伤和迷惘。她问:“你认为我什么时间会死,妈妈?”我说:“我

说不准,亲爱的,但我想那可能会很快的。也许两周,也许两个月,但你确实会死的。”

说完这些话后,我开始感到内心有些平静了下来。我问她有关死的思想,或者更准确地说死后的人生。首先饭想听我对这个

问题的看法。我告诉她说:“我总是相信当我死的时候,奶奶和维拉婶婶会在天堂等着我。”她认同了我的想法,恐惧和忱虑明

显离开了她的脸。她微徽一笑,随后我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我吻别卡罗琳娜,t昔她慢慢回到自己的隔离病房。她现在

只有靠着氧气和吸管呼吸,束在她胸部一个注射器里的吗啡会自动地供她需用,她没有了痛苦,没有了恐惧,在她的内心只有神

秘的宁静和爱意。

5月29日,是卡罗琳娜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那天她大部分时间都仍然清醒。她的哥哥、几个姐姐被一个一个地叫进

来坐在她的床边,含泪抚摸着她凹陷的脸短,在录音机里放着她最喜欢听的音乐。她在高烧的吃语里要求我们让她穿若漂亮的礼

服参加一次晚宴。我和玛齐就飞奔着去商场给卡罗琳娜买了一件带有长袖的粉红色天鹅绒礼服和雪绸长裙,还买了一条玫瑰珠串

成的项链和一个小缎提包。

当我们将这些特殊的礼物给她看时,她像那个t话中要去赴妻的灰姑娘一样显得神采飞扬。我抱住她,用她渴望的爱抚亲吻

她的头和脸。她嘴着气对我深情地说:“妈妈.我十分感谢你对我的爱和理解,我永远爱你,我很抱徽我让你这样痛苦……”我

再也无法掩饰住自己汹涌而出的泪水。

卡罗琳娜已经处在弥留之际,我将她的头抱在怀里。她的呼吸变得又轻又浅,脉搏徽徽地跳动。她的眼晴半睁半闭粉,透出

一丝光亮,她用徽微的点头和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抚率来与我进行最后的爱的交流。她的姐姐们同时轻轻抚摩着她枯度的手甘。录

音机里响若她最喜欢听的音乐,她被爱、温暖与和平包围若每一次呼吸的间隔越来越长。当我问卡罗琳娜是否看到奶奶

和维拉婶婶的时候,她点点头。我说我们现在要带她去见她们,之后.我们开一个宴会来庆祝她有生以来最伟大的一次旅行,而

且终有一次我们所有的人会再次相聚在一起。卡罗琳娜又点点头,徽微地、浅浅地叹息了一声,停止了呼吸。福兰克轻轻地将

女儿的眼晴合上……

那天下午3点,卡罗琳娜穿粉那件华美的礼服,手里幸若一朵白玫瑰,手上戴着我送给她的一枚钻石戒指,带着安详、爱和

快乐,没有任何痛苦地离开了我们,一种真正的安详感也似乎弥漫了我的内心。

小编推荐
您也可以通过艾滋病检测中心手机版访问:

关键词:

分享

网友热搜:

说两句吧

验证码
你还可以输入个255
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