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传播途径有哪些?

http://www.jk135.com

首页

首页 > 信息导航> 正文

艾滋病传播途径有哪些?

发布时间:2016-08-19 21:25:46 来源:互联网 作者:留名人关注

我是一个知艾家园的新会员,还没满月,我高危(所谓)才6周多一点。
事情要从3月初开始说起,准确地讲3月5日的那个下午,和朋友陪一个客户,喝得太多了,晕晕乎乎来到北京一家酒店,叫了三个妞(1人1个)。
一切都很正常,口交,带套XJ,喝得太多,最后也没能射在里面,她帮我打出来,其间她要求我和她69,我也照做了,还想,这个妞的下面还蛮干净的。
完事和朋友分开,稀里糊涂地回到酒店,到了半夜1点多睡醒了,因为喝酒太多,实在难受。
想起下午的过程,我突然想起,我有严重的牙周病,经常喝水、吃东西,甚至晚上睡觉起来都发现牙龈出血。
那么刚才给那女的舔阴,他的阴道液进入我口中,再经过我脆弱(甚至可能正在出血的)牙龈侵入。



我一下子清醒,衣服来不及穿(3月的北京还是挺冷的),跑到电脑桌,打开电脑,打开baidu,输入舔阴,艾滋,点击搜索,很多提问,很多答复,很多医疗咨询网站都在回答一个问题,舔阴有可能传染艾滋,如果有口腔溃疡或者牙龈出血,那么可能性会更大。



于是,莫名的恐惧从天而降,那一晚,我没在入眠,一直到凌晨6点,当我准备入睡时,我就开始盗汗,很快,恐惧的我会赶紧掀开被子,驱走冷汗,更是驱走它带来的恐惧。
第二天我要赶去香港参加活动,第一次香港之行,无比憧憬,美丽的海湾,郁郁葱葱的树木,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去了旺角,去了铜锣湾,去了尖沙咀,那些经常在电影中浮现的镜头出现在我的眼前,都是那么令人心旷神怡。
但是,当这次美好的香港之旅进入夜晚,我都会打开baidu,照常输入 舔阴,艾滋,照常看到那些重复的结果,照常无法入眠的夜晚,在五星级酒店,我一次次睡梦中惊醒,一次次掀开被子驱走盗汗。





((如果你只关注有关艾滋的话题,那么下面颜色的内容可以略过,这一段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情感某些时候可以帮助你战胜恐惧的))当我回到家,看到自己的妻子,她期待我很久,我们准备要孩子,可我担心我会把噩梦也带给她,我想拒绝,却没有理由,那时的我,心理极度恐惧,特别想找人倾诉,在北京时我要约见最好的一个哥们,跟他发泄一下,因为时间太紧张未能成行,搞得他反倒很歉疚,觉得我对他的哥们情谊真是深重。


我在电话里莞尔一笑,成全了他的“多情”。

我不知道做了一个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决定,我把事情,everything告诉了她,告诉她我找了小姐,告诉她我害怕艾滋,告诉她我极度恐惧,唯独没说我舔阴了,有点恶心,我觉得。
我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那时的我,觉得女人心理承受能力应该很比较强的,如果不是感情出轨,她们总能宽恕的。
她哭了,当时我们在外面散步,她站在那里,不说话,只是哭,我抱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一会她继续走,我在旁边跟着,她又继续哭,我还是只能抱着她,她哭着讲,我天天在外面跑,她觉得这一天总会来,但是没想到会这么早,我们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啊。

我还是抱着她,我想说我错了,我不会再犯了,可自己都觉得那些话太苍白无力。

后来她好了一点,我们也会说着其他的话,但是只要她一静下来,她就会哭。
睡觉了,我们都躺下,我听到床头的她又在哭泣。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她还是泪流不止。


中午,午睡时,她再一次哭了,这时的我心理承受不住了,我抱着她,也哭了,我说我知道我伤害你了。
见到我哭,她过来宽慰我,说不会有事的,男人不应该哭的,她不担心我得艾滋,她只是伤心。


我们俩的生活又慢慢进入轨道,她的情绪渐渐好起来。
我的担心却与日俱增。

直到看到一些更理性的内容,讲到艾滋的传染需要一定的量,而给女人舔阴不会造成那么多的量,即便是牙龈出血。

但是这种恐惧和恢复是不断反复的,我还是特别关注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发生。
我一直等着六周的到来,然后去检测,然后再和媳妇要孩子。

偶然间,我在网易看阴性艾滋病的新闻时,有网友介绍120x,知艾家园,我来到这里。
在这里我看到一系列关于舔阴不会感染艾滋病的帖子,一切都是那么有说服力,在六周即将到来时,我也渐渐走出了阴影。


我又恢复了和老婆的性生活,准备要我们的孩子,她也特别喜欢不带套子的感觉。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但是恐惧还是偶尔袭来,我有强烈的疑病症,因为有家人癌症去世,从当初的SARS激发,我曾经怀疑过各种绝症,比如癌症,比如白血病。


只要身体的任何部位有反应,我就会马上想到绝症。


就像走夜路,路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我觉得那里有鬼。


所以,尽管知艾已经把问题说得很明白,也讲了这种情况并无必要做检测,我的天性还是时常把我拉回恐惧中。


于是,在知艾的指引下,我访问了medhelp,全球权威性的艾滋咨询论坛,我输入了oral sex(口交),我输入了cunnilingus(舔阴),我看到了从05年到昨天很多口交和舔阴的人所咨询的帖子,有日本的,有美国,的有中东,有奥地利的,好多好多,也看到了很多专家的回答。
从05年到昨天,他们的回答是一贯的,任何形式的口交都不会传染艾滋。
当然国外的恐艾患者和我们一样,他们不会轻信这些元老们的回复,于是又提出了好多问题。
比如,他们在发生类似口交和舔阴的行为后,也去咨询了当地的医疗机构,哪些医疗机构也和baidu中的说法一样,这是有可能的,也提出既然牙龈出血,为什么不会通过出血传染的问题,在面对这些问题,这些专家们(expert)博士(Doctor)以及资深版主们都是统一的回答,oral sex is no risk (口交无风险),ZF医疗机构站在防止艾滋的角度上,讲话会更保守,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被认可的,仅仅是通过口交传染艾滋病的,一个都没有。

而且相关的实验也做过很多,同样没有发现通过口交传染艾滋的病例。
2008年有一个顽固的恐艾分子因为舔阴,不断地纠缠于自己的症状,就在去检测前2个小时还在反复地提各种质疑,两位资深元老都不愿意理他了,搬出medhelp的版规“任何反复纠缠于无风险行为的咨询会被禁言”。
几个小时后,这个哥们拿到了自己的检测单,说了这么几句话这是一个伟大的论坛,这里的专家们对自己讲的话是负责任的,我过分关注自己的身体反应,过分紧张了。

差不多了,可以总结了首先,洁身自好吧,我的兄弟们,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我们无比地珍惜它,我们的恐惧并不应该收到谴责,恐惧是最好的自我保护,不要因为恐惧而自卑,有恐惧,有追悔,有矫枉,就有今后美好的生活。

但是我们的欲望是无时不在的,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恐惧是挽救不了你的,所以,那些副高的,请远离知艾关于恐惧,我还想说的是,其实检测不是挽救你的最好良方,什么才是,知识才是摆脱恐惧的根本。
你懂它,你就不怕它,为什么有的人反复纠缠于6周论还是8周论,这些人都是做了检测,但没有掌握足够知识的人。


关于健康,我还想说的是,一次高危致命的概率其实比你每天恶劣的作息最终致命的概率要低得多,很多人在恐惧艾滋的时候,却在无休止地熬夜,什么才是真正危险的呢?不健康的生活比艾滋要来得会更猛烈。

最后回到baidu,回到那些所谓的名医论坛,那些保守的回答,我想说的是,还是离他们远一点吧,有对艾滋有疑问的,就来知艾,如果对中国人的经验不够放心,请去medhelp之类的国际性论坛,你会找到你需要的。
衷心希望,知艾能发展成medhelp一样的“伟大”论坛,为我们中国人提供最权威的艾滋中文咨询,让更多的恐惧找到自己的归宿。

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

只要你来过这儿。

在下面的跟帖中,当我有时间时,我会不断翻译一些medhelp上有关口交和舔阴的帖子,供大家参考。
见7楼,18楼

小编推荐
您也可以通过艾滋病检测中心手机版访问:

关键词:

分享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热搜:

说两句吧

验证码
你还可以输入个255
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

相关热点